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劝学

灵动的心音,在此徘徊、驻足、留恋,寻找那曾经的孤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徐文长传  

2009-02-23 19:57:06|  分类: 教案古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《徐文长传》

课时:2课时

教学目的:1、简单了解袁宏道及其“性灵说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2、体会本文“以‘奇’字立骨”的特点,了解徐文长其人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3、学习本文“文中有我”“以事传人”的特点。

教学内容:

一、作者介绍

(1568~1610)明代文学家,"公安派"主帅,袁中道二弟,袁宗道二哥。袁宏道与其兄袁宗道(1560~1600)、弟袁中道(1570~1623)合称为“公安三袁”。字中郎,又字无学,号石公,又号六休。荆州公安(今属湖北)人。

袁宏道始终无意于仕途,万历二十年(1592)就中了进士,但他不愿做官,而去访师求学,游历山川。他曾辞去吴县县令,在苏杭一带游玩,写下了很多著名的游记,如《虎丘记》《初至西湖记》等。他生性酷爱自然山水,甚至不惜冒险登临。他曾说“恋躯惜命,何用游山?”“与其死于床,何若死于一片冷石也。”(《开先寺至黄岩寺观瀑记》)在登山临水中,他的思想得到了解放,个性得到了张扬,文学创作的激情也格外高涨。

作品多写闲情逸致,部分篇章反映民间疾苦,对当时政治现实有所批判。作品风格率真自然,清新清俊他的山水游记很著名。明人张岱说: “古人记山水乎,太上郦道元,其次柳子厚,近时则袁中郎。”(《琅环文集·跋寓山注其二》)袁宏道文集最早刊本:明朝万历刊本。今人钱伯城整理有《袁宏道集笺校》。

二、写作背景

徐渭是晚明前期的著名文士,主要活动在嘉靖年间,在诗文、戏曲、书画等方面均有相当成就。而且,他“好奇计、谈兵多中”,满腹韬略。徐渭的杰出才能和他清高傲岸、豪放不羁的个性,在当时卓然独立,颇受士林景仰;而他一再失意于科场、潦倒终生,乃至忧愤成疾,癫狂到以斧锥自戕以求速死的悲惨命运,在当时也可谓绝无仅有,致使知者为他流涕痛惜。袁宏道年辈比徐渭略晚,与徐素昧平生,但对其才略品行由衷钦佩,对其不幸遭际深抱同情。他将惺惺相惜之意托诸笔端,写下了这篇《徐文长传》。

    明代中叶,文坛出现了以“前、后七子”为代表的拟古思潮。他们提出“文必秦汉,诗必盛唐”的口号,以模拟因袭古人的诗文作为创作的根本原则,致使当时的诗文创作了无个性与生气,流弊日甚。袁宏道对此深为不满,主张“独抒性灵,不拘格套”,作诗为文,应通于人之喜怒哀乐,以见从肺腑中流溢出的真性情。因而,他看到徐渭的诗文书画充溢着作者的真情真性而深为激赏。而他之所以为徐渭刊印文集及为其立传,也正是为了宣扬其“独抒性灵”的主张。

三、层次结构:

全文共十三个自然段,可分成五个部分。

第一部分:交待写作缘起及对徐渭诗、画、杂剧的赞赏。

第二部分:写徐渭的非凡才略及豪放个性深为胡宗宪倚重和喜爱,深得信任,但“大试辄不利”,一再失意于科场。

第三部分:介绍、评述徐渭在诗、文、书、画诸方面的成就,以其杰出的才能与其坎坷的遭遇作对比映照,哀其不幸。

第四部分:列举徐渭晚年的二三行事,说明他因不容于时而性格扭曲,发为狂疾,抱愤而卒。并对其诗文著述未能全部刊行于世深表遗憾。

第五部分:效法司马迁,对传主进行评价。

四、内容述评:

   本文作者以简捷明快的笔调生动地描述了传主横放杰出的才能、豪放不羁的个性、屡试屡蹶的遭遇和在文艺创作上所取得的多方面成就,表露出对徐渭才气性情的钦佩激赏和对其遭际境遇的怜悯同情。文章所记内容较为丰富,但作者的旨意主要着落于徐渭“才奇”与“数奇”之间的矛盾这个重心。徐渭才气超人,术有专攻,业有专精,但在科举考试中却“不得志于有司”,一再落选。长期怀才不遇的遭际,使他精神压抑、性精乖张,以致发为狂疾,抱愤而卒。对此,作者既深表同情,叹息“古今文人,牢骚困苦,未有若先生者”,更怀抱不平,感慨徐渭之所以命途多舛,是因为他的才能过于杰出。这就委婉地揭明了徐渭“数奇”的原因在于“有司”的不明不公,在于当时的世俗不能容人!其实,徐渭“独立一时”的才气与他数困于科场的遭际,还从侧面昭示了当时科举制度的腐朽,揭示了在封建社会中,一个优秀人物往往会横遭埋没、扼杀的悲剧性命运。

五、艺术特色:

1、以情贯注

    本文在写作上的一个显著特点,是自始至终满溢着作者的强烈感情。开篇伊始,作者就以与陶望龄共读徐渭诗集“灯影下,读复叫,叫复读”,直至“童仆睡者皆惊起”的狂喜情态,鲜明地表示出他对徐渭诗歌的爱慕。而后或叙或议,又时时表露出他对徐渭才气性情的折服激赏。如言其为人行事,是“信心而行,恣臆谈谑”;言其诗,是“如水鸣峡,如种出土”;评论其书画,则是“笔意奔放”、“超逸有致”。在行文中,作者还每每情不启禁,平添感叹。此仅以文中两个“竟”字为例:

    甲、文长援笔立成,竟满其纸。

    乙、或以利锥锥其两耳,深入寸余,竟不得死。

前一个“竟”字,体现了作者对徐渭才气超迈的由衷钦佩;后一个“竟”字,则显现了作者对徐渭活受其罪,欲死不得的真心痛惜。至于文中两度出现的“悲夫”及篇末作者之议论,对徐渭的同情更是直截明达,溢于言表,无须再饶舌了。整篇文章,作者激情溢于辞,喜怒形于色,既见惺惺相惜之情,亦可见自写胸襟之意。

    2、以奇立骨

    本文仅千余字,叙及的范围却较广,举凡传主的生平遭际、为人行事、才略性情、游踪嗜好及其诗歌、书画的成就、无不关涉。而且,作者文笔疏荡,于所记各事,多则数十字,少则三言两语,俱不十分用力。然而,文章却显得神气凝聚。原因何在?清代林西仲说它是“以‘奇’字立骨”,中肯地揭示了个中奥秘。作者认为,徐渭此人“无之而不奇”,世所罕见,因而他为之立传,笔墨行止也就紧扣一个宗旨——突出徐渭之“奇”。我们如若对文章所述各事作一粗疏的分析,即可发现它们众矢一的,旨意都在“奇”字。具体说来,可大致归结为三个方面:(一)才能奇异。一是有经世济时之才,所谓“纵谈天下事”、“好奇计,谈兵多中”,胡宗宪因而慕名延为幕僚,甚为信任;二是有文艺才能,诗赋书画无施不可,且有个性。(二)性情奇怪。早先“自负才略”,“眼空千古”,“当时所谓达官贵人,骚士墨客,文长皆叱而奴之,耻不与交”。寄人篱下之时,谒见上司,每“葛衣乌巾”,长揖不拜;科场落第之后,则“放浪曲蘖,恣情山水”,将英雄失意之悲寓托于诗。晚年“愤益深,佯狂益甚”,“显者至门,皆拒不纳”,兴来饮酒则“呼下隶与饮”,甚至以斧锥自戕。(三)遭际奇特。徐渭虽怀旷世之才,然“大试辄不利”,“不得志于有司”,“数困”,终生与功名无缘,“竟以不得志于时,抱愤而卒”。综上所述,可见作者的意图非常明确,他既以“奇”字为绳墨来取舍材料,又以“奇”字为骨架来结构文章,因而尽管所记事例纷杂,但文章却显得骨力劲健,神气凝聚。

    3、以事传人

    作为一篇人物传记,本文吸取了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等史传文“以事传人”的优长,选择了传主生平事迹中有代表性的事例来展现他的才华与个性。然而,作者对这些事例的记述又不像史书那样具体完整,只是以极简省的三言两语粗陈梗概,意到即止。在此同时,作者往往抓住所记之事的突出特征,赋以一两笔简洁而生动的描绘,凸现出徐渭其人的独特个性。如写其在胡宗宪幕府时,作者以“文长乃葛衣乌巾,长揖就坐,纵谈天下事”的正面描述和“介胄之士,膝语蛇行,不敢举头”的烘托反衬,来显现徐渭“信心而行,恣意谈谑,了无忌惮”,负恃才略,清高自重,不“摧眉折腰事权贵”的个性。又如写徐渭落笔千言,出口成章的才气,以“童仆续纸丈余进”,“文长援笔立成,竟满其纸”,“一座大惊”;写他晚年用斧锥白戕的癫狂,则以“血流被面,头骨皆折,揉之有声”,“锥其两耳,深入寸余”。这些描述,显现出所记之事的真切、独特、离奇、典型,使读者对传主其人其事留下了清晰而深刻的印象,历久难忘。可以说,作者对前代史书描写人物的妙谛是深有会心的,所以能汲取其神髓而不拘泥于形,得心应手地运用于自身的写作实践,从而使这篇传记在人物描写上形成了自己的特色。

六、思考

就徐渭其人其事来看,你有何感想与认识?

[译文]

    我年轻时经过街头店铺,看到北杂剧中有<<四声猿>>的剧本,意生”,猜想这可能是元代人的作品。后来到浙江,看见人家家中悬挂的单幅中有署名“田水月”的,骨力苍劲,洋溢着一股磊落不平之气,字画之中,都宛然可见,心里感到十分惊讶,却不知道“田水月”究竟是谁。

    一天傍晚,坐在陶望龄家的楼上,随意抽取书架上的书阅读。拿到一函名为<<阙编>>的诗,纸质低劣,装订粗糙,印刷质量很差,字迹模糊不清。稍稍靠近灯下阅读,读了没几首,不觉吃惊地跳起,连声急呼陶望龄,问他“<<阙编>>是谁作的?是今人还是古人?”陶望龄说:“这是我的同乡前辈徐天池先生写的。先生名渭,字文长,嘉靖、隆庆年间人,五六年前刚去世。如今书画卷轴题额上署名‘田水月’的,就是他。”我这才醒悟历年来对一些书画作者疑惑不定,其实都是这位文长先生。再说,在现今诗歌创作陷于低迷的时候,得到这样一本稀奇的诗集,正如做了噩梦得以惊醒。两个人激动得跳起来,在灯下一边阅读一边惊叹,一边惊叹一边阅读,把陶家睡着的人都惊醒了。

    从此,我或者与人谈论;或者写文章,都先称扬文长先生。有人来拜访我,就拿出文长先生的诗给他阅读。一时间,文坛的著名人士,渐渐都对文长先生向往爱慕不已。

    文长先生是山阴的秀才,参加省试就落榜,为人豪放不羁。兵部总督军务的胡梅林公以前在浙江任巡按御史时,知道有文长先生这位奇人,就想聘他为幕僚。文长与胡公私下约定:“如想使我受聘为幕僚,应待我如宾客,各方面礼数周到,不在规定的时间也可自由进出。”胡公都答应了。文长于是就穿戴着葛衣乌巾这样的便服便帽,不行大礼而作个长揖就坦然入坐,谈论天下大事,旁若无人,胡公非常高兴。那时候,胡公统率着好几个边镇的部队,威震东南,一些披甲戴盔的将军,见了胡公都跪着说话,像蛇一样匍匐在地上前行,不敢抬头与胡公面对;而文长身为一个幕僚,仅有秀才的身份而无任何官职,却傲视别人,由着自己的心意行动谈笑,一点忌惮都没有。正逢抓到一只白鹿要进献给皇上,胡公叫文长代拟一道表章。表章奏上以后,皇上很赞赏。胡公因此更加看重文长,凡是奏疏等公文,都请他写。

    文长以才略过人自负,喜好奇异的计策谋略,谈论军事问题大多切中关键。凡是胡公用来引诱汪直、徐海等海盗的计谋,都是先暗中与文长商量,然后再施行。文长曾在一家酒楼饮酒,有几个身材健壮的士兵也在楼下饮酒,不肯付钱。文长悄悄地写了几句话派人急速送给胡公,胡公立即命令把那几个士兵绑到军营,都砍了头,全军上下都胆战心惊。有个僧人很有钱,但行为肮脏,一次喝酒的时候文长偶然与胡公说起,后来,胡公找了个其他理由把那僧人处死了。胡公对文长的信任大多像这一类。

    胡公既爱惜文长的才能,又同情他多次参加考试均遭受挫折,这时正好赶上省试,凡是担任考官的人,胡公都私下打招呼说:“徐文长,是难得的才子,如果批到他的卷子,希望不要让他落选。”都说:“遵命。”有个知县因其他事情耽搁了几天后到,直到考试那天才去拜谒胡公,胡公偶尔疏忽,忘了与他打招呼,而文长的试卷恰好在他手里批阅,于是又没通过。

    文长既然在考官手里一再失意,于是拼命喝酒,尽情游山玩水,走遍山东、河北等地,直到北方的沙漠。他一路上所见到的山奔海立,沙飞云走,风鸣树伏,幽深的峡谷,繁闹的都市,人物鱼鸟,一切令人惊奇的景物,都写进了诗里。他胸中又有一股不可磨灭的豪气和英雄失意、无处安身的悲愤,所以他写的诗,如嗔如笑,如水流在峡谷中奔走轰鸣,如种子破土而出,如寡妇在半夜里哭泣,如行人冒着晨寒起身赶路。他的诗,当情意奔放时,有如平原千里,偶尔清冷孤峭,就像秋坟鬼哭。文长目空一切,在同时代的人中独立不群。当时所谓的达官贵人,文士墨客,文长都把他们视如奴仆而呼喝斥责,耻于与他们交往,所以他的名声传播得不远。可悲啊!

    一天,文长在乡里的一位大夫家喝酒,那位大夫指着酒席上的一样小东西请文长作赋(或赋诗);暗中指使仆人把纸连接成一丈多长后奉上,想以此让文长难堪。文长拿起笔就写,立刻就写成,竟然把那张长纸都写满了,而且文章气韵遒劲飘逸,对物体的描绘详细周尽没有丝毫疏漏,在座的人都大为吃惊。

    文长喜爱写字,他的字笔意奔放就像他的诗一样,骨力苍劲又不失妩媚。我的字写得不好,但胡乱评论一句,文长先生的字肯定在王宠、文征明之上。文长先生写字,不太讲究字的法度,而注重其中的神采风韵。像文长先生这样的人,真可说是书法艺术家中豪放不羁的游侠,自成一家的圣手。除作诗写字外,如有闲暇,他也作些画,他画的花草竹石,都高远飘逸,富有情致。

    最终因为猜疑他把他续娶的妻子杀了,关进监狱判了死罪。幸亏他朋友张元忭尽力解救,才得以出狱。出狱后,仍然像早先那般倔犟。晚年,他胸中的愤懑更深,装疯也更厉害。地位显赫的人登门拜访,他都拒绝不让进门。正在位掌权的官吏来,求他写一个字也不行。经常带着钱到酒店,招呼那些地位低下的差役一起喝酒。有时自己拿斧头砍破自己的头,血流得满脸都是,头骨都折裂了,以手揉摸的话,可以听到声音。有用锐利的锥子锥他自己的两只耳朵,深入耳朵一寸多,竟然也求死不得。

    陶望龄说:文长先生晚年,诗文写得更加奇异不凡,没有刻本,他的诗文集都藏在家里。我所看见的,只不过《徐文长集》、《阙编》两种而已。然而文长先生竟然因在当时郁郁不得志,满怀怨愤而去世了。

    我说:文长先生命运不好,一生遭遇坎坷,于是就得了疯病;疯病一直未痊愈,于是犯案进了监狱。古今文人,忧愁困苦,没有人像文长先生这样深重的。即使如此,胡宗宪公,是世不多见的豪杰;永陵帝,是英明的国君。在幕僚中给他特别的礼节待遇,这是胡公知道世上竟有文长先生这样的奇才;《献白鹿表》奏上,永陵帝大喜,这是国君也了解文长先生的才能。只是先生生前未曾获取官职而已。先生诗文成就杰出,一扫近代芜秽的习气,数百年之后,自有定论,怎么能说是怀才不遇呢!

    梅国祯曾写信给我说:“文长,我的老朋友,病比人奇特,人比诗奇特,诗比字奇特,字比文奇特,文比画奇特。”我说:文长先生,无论为人行事还是作诗为文,没有哪方面是不奇特的。什么都奇特不凡,这不就是他之所以再三遭遇挫折的原因吗!可悲啊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